关于阿勒泰

对阿勒泰的记忆应该是从喀纳斯开始的。身为一个在新疆生活了近十年的人,其实在央视10套没播出《走近科学》时我并不知道喀纳斯。那时候我已经身在重庆,可很多年之后我来到阿勒泰,但目的地却并不是喀纳斯。

在即将结束新疆的四个月生活时,我终于去了阿勒泰,是李娟书里的阿勒泰。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用那么平淡的口吻诉说着身在广阔天地的孤独。而我对于新疆的感觉却是狂风烈酒,孤独自由。那么浓烈,饱含着浪漫,那种孤独感就像是要喷涌而出的炙热岩浆。在她笔下却琐碎,平凡。可每很一个地名却又让我止不住的想要流泪。

于是我们突发奇想,又顺理成章的去了阿勒泰。在结束了前往阿克苏的旅程两天后我和小魏踏上了前往阿勒泰的旅程。事先我们做了一些规划,预想的是从伊宁出发途径奎屯到阿勒泰,再转去富蕴,最后到达乌鲁木齐 ,然后回到伊宁。约定好全程都使用公共的交通方式去目的地。一来是为了省钱,二来也是想让整个旅程更有弹性,更加有趣一些。其实新疆的美大部分是不能被圈起来的,而那些旅游景区只是能走到的冰山一角。曾经坐在 鄯善去往奇台的大巴上,一路上路过了戈壁,然后是草原,雪山,人家,满路的点头机。那些美好一点都不逊色于景区,比景区更自由。那些旷野的风可以一路吹,而我就像风一样在天地翱翔。

阿勒泰

阿勒泰位于阿尔泰山脚下,是一个哈萨克自治州。因为三区革命的原因,理论上隶属于伊犁州的管辖。这也使得伊犁是全国唯一的既辖地级行政区,又辖县级行政区的自治州,也是全国唯一的副省级自治州。

我们乘坐十月2日晚上十一点半的K6702次列车出发,第二天在奎屯转乘K9785次列车去往阿勒泰。

奎屯火车站

列车在夜里四点就到达了奎屯站。奎屯是北疆通往伊犁或阿勒泰的十字路口,向西去往伊犁,往北可以通往阿勒泰方向。是伊犁的一块飞地,曾经作为伊犁州的首府,管辖着伊犁,塔城,阿勒泰三个地州。现市辖区与属于塔城的乌苏,克拉玛依的飞地独山子接壤。在蒙古语里奎屯的意思是好冷,据说这也是奎屯地名的由来。

在奎屯站坐了一会后,觉得难熬的我们终于决定出去走走。夜里奎屯是有些冷的,我么们走了一会于才想找个网吧上网,也取一下暖。在地图上找了好几家网吧要不是关门就是不营业。似乎在新疆的网吧都不能通宵营业的。最后在一家通宵营业的便利店泡了一桶面果脯,为了省钱我们整个旅途都是乘坐的硬座,一晚上没能休息,加上折腾,那碗面差点让我吃吐了,吃完后打车回到奎屯站,又无奈的得知原本10:21的列车晚点到了十二点。

于是两个人又出站找了一家早餐店吃早饭,这餐续命的早饭格外的好吃,特别是韭菜盒子,美味又实惠。

清晨的阳光格外的美好,洒在身上昨夜的疲惫一扫而光。

在国庆假期,大家都在喊堵,拥挤的时候,去往阿勒泰的列车上却是格外的空荡。

硬座升级成了卧铺。

在经历了七个小时的火车旅途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阿勒泰。下车后尽管还有阳光,却格外的冷。我和小魏都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阿勒泰站距离市区还有十二公里,在火车站有观光大巴作为公共交通方式去往市区,票价五元。车一路的开,恰逢夕阳西下,大地一片金黄,偶然骑着马的哈萨克牧民,远处的白桦树,克兰河静静的流淌,阿尔泰山在远处伫立,窗外是冰冷的空气,而车内却十分温暖。一切美好的像是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临近傍晚我们终于在市区下车,阿勒泰并不大,沿着克兰河呈条状修建。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家做大盘牛骨头的。整个阿勒泰的餐饮店并不是很多。

克兰河是额尔齐斯河的一条支流,流经阿勒泰市汇入额尔齐斯河,穿过哈萨克斯坦,流经俄罗斯。最后汇入了北冰洋,是我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是新疆除了伊犁河之外流量第二大的河流。

桦林公园

而桦林公园就位于小小阿勒泰市的最北面,乘坐公交就可以到达。公园是免费的,到了十月,桦树一片金黄,在蓝天的衬托下格外的绚丽多彩

桦林公园

阿勒泰是国内少有的空气优良的城市,清晨的空气带着微凉的的气息,吸入鼻孔仿佛有淡淡的甜味。

桦林公园

在树林里走了走,鞋上就粘满了苍耳。

克兰河

和小魏一路沿着克兰河在桦林公园里行走,突然会很想放声歌唱。我们像是从牢笼里飞出的鸟儿,当看到这个世界这么广阔,忽然会觉得很自由,欢呼雀跃。然后又长久的沉默。

桦林公园

小魏在树林间唱起了白桦林,树林空荡,尽管他放声歌唱,声音也好似只在耳边炸裂,远远的依然是风的声音。

克兰河

沿着公园往北走,顺着克兰河的方向是可以走出桦林公园的。在这里基本就走出了阿勒泰市区的范围。我们突然心血来潮,要爬上公园旁的一座高山,看看层林尽染的阿勒泰是什么模样。

克兰河

原本是想在河涧的石头上跳到河的对岸,无奈石头间距太大,步子又太小只好作罢。

于是在冰冷的克兰河洗了一把脸,整个人瞬间神清气爽。

走了一段,于是在河边休憩了一会。拿出包里携带的猫王小音箱,奥利奥,百事可乐。在这不着村店的地方听王若琳的歌,吃一口奥利奥,喝一口汽水,流水潺潺,阳光明媚,一切显得那么奢侈,就是嘴里太甜了一点 

克兰河

河边的人家掩映在桦树胡杨间,好一派宁静乡村的氛围。

诺改特村

出了桦林公园,快进入诺改特村时。在在两座山之间,看到有一条路可以去到山上。

阿勒泰
克兰河

站在山腰俯瞰远处的村庄与群山。在阿勒泰有句谚语,72条沟 沟沟有黄金。虽然我们没捡到黄金,但是满地像是剑一样的矿石,却是昭告着这块土地的矿产丰富。

远处的阿勒泰市静静的伫立在克兰河边。

阿勒泰

在山顶走着,风吹的嘴唇干裂。突然会想起李娟的文字“我在山顶上慢慢地走,高处总是风很大,吹得浑身空空荡荡。世界这么大…….但有时又会想到一些大于世界的事情,便忍不住落泪。”

阿勒泰

曾经很多个夜里我都听着李娟的文字,想象着那些熟悉的地方。我虽然生长在南疆,但听到描写远在天山北面的阿勒泰的文字时依然会落泪。

阿勒泰

我想我是喜欢李娟文字里那种不紧不慢地孤独感的,那片广阔的土地上与生俱来的孤独感。
我在那片土地上真切地感受着,对我而言那种孤独是猛烈的,来势汹涌的。但李娟却把那些难以启齿的孤独,清贫讲述的那么轻柔,像是和煦的风拂过高原的湖泊,全身都掠过一阵凉意。说不清是舒服还是难过,那种交织在一起的感觉让我仿佛置身在那片土地上。

但对土地是爱么?是恨?我讲不清楚。满怀着最炙热的火,也荒芜着戈壁的风,来来回回,沙丘平了又起,起了又伏。

满山的矿石像是要射出的利剑。

阿勒泰

站在高处就会觉得世界很大,也更容易明白自己的渺小。于是会生出一种悲伤来。在宇宙的尺度上来说人是没有意义的,但我们却又真真切切地被生活折磨着。人生像是一个没有答案的谜题,不断地有问题出现,那些想要一劳永逸的想法显得那么幼稚不切实际。

阿勒泰
桦林公园
桦林公园

山顶上我们再没遇到别的人,要不是远处的城市与点缀的村庄时刻提醒。恍惚会觉得这是一个无人区。我们在离城市很近的自由里,实际上在更远的山里也没有了房屋。我想那里是没有人烟的。只有躺在地上的石头,还有风。

桦林公园
桦林公园
桦林公园
阿勒泰
阿勒泰
桦林公园
桦林公园
阿勒泰
阿勒泰
阿勒泰

渐渐的太阳西沉,给整个阿勒泰也绘上了更多的层次。

阿勒泰
阿勒泰
阿勒泰
阿勒泰
阿勒泰
阿勒泰

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们顺着山边的小道下到了桦林公园。在快进入公园的草丛里,突然从草丛里窜出了一只狐狸,敏捷的消失在了更远处的灌木间,惊得远处的犬吠大作。而我吓得兀自愣在那里好一会。

阿勒泰

走回到公园门口,见一群女孩在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走近前原来是一只小鸟大概是从窝里跌落下来,或是正在学飞体力不支。为首的一个女孩害怕它在路面上被人不小心踩到,把它放在了路边的桌子上,它像是受了惊吓,扑腾着翅膀飞了几米跌在远处的树丛里。

阿勒泰

关于在阿勒泰的住宿。因为是两个男孩子,又抱着一切从简的心态。我们一共在阿勒泰住宿了两个晚上,均是在客运站旁的小旅馆。标准间,一天一百元左右。好一点的酒店并不好定,价格也不便宜。

北屯

北屯是阿勒泰的交通枢纽,农十师的驻地。向北连接着阿勒泰,南可去往布尔津哈巴河。东去往富蕴县。紧邻着乌伦古湖,也就是福海。在去往阿勒泰的途中我们曾路过北屯,看到额尔齐斯河沿岸长着的胡杨,于是又临时起意决定做为下一个目的地。 五号一早吃过早饭就在客运站乘坐阿勒泰至北屯的班车。班车有两种,一种是小轿车22一个人,大巴车11一个人。大巴车是按时发车,小车坐满就走。

北屯

原本我们是打算从北屯客运站出发,沿着额尔齐斯河一直徒步到乌伦古湖。但在下车后得知有公交的终点站可以到达铁轨的位置,可以省了一部分脚力。但是事实我们最终只是多走了大概一个客运站到铁轨的距离。可能是陶醉于额尔齐斯河的景色,也可能是太阳太烈。反正用了一天的时间走走停停也只走了那么远。

北屯

不管是在阿勒泰还是北屯。都能见到这样的观光巴士,也是作为公交使用的。价格较为便宜,大概阿勒泰市想作为旅游城市发展的。

额尔齐斯河

到达了铁轨旁我们就被这神奇的景色震撼了。在额尔齐斯河沿岸500米范围内是一幅水草丰茂的景色,但出了这五百米,却是另一幅隔壁荒凉的景色。在新疆河是如此神奇的存在,在广阔的隔壁里像是国画家挥舞了一笔,于是在留白间蜿蜒逶迤地出现了一条绿洲,点缀蓝色的飘带。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远远的看到了一群羊于是小魏提议去看看🐏,羊我是想看的。但是我害怕有牧羊犬到时候撵着我们在河岸边跑。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好在并没有牧羊犬,可我们还是被撵跑了。都怪小魏心血来潮,居然自己当起了牧羊犬。追的羊群四散逃开,惊动了远处的牧民,把我们给撵了出去。跟着牧民来的是有一只牧羊犬来着,它只是远远的围绕着我们,尾巴夹在两腿之间,几乎快垂到了地上,甚至连小声的呜咽都没有。

额尔齐斯河

这些大尾羊摆着硕大的屁股,悠闲地在草地上啃食。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在库车时曾有青旅的同伴去到轮台看胡杨,只是那时轮台的胡杨树叶还未黄。原本以为是看不到金黄一片的景色了。但阿勒泰的胡杨却是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远处的小土屋大概是牛羊圈。曾在昭苏草原上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土屋。因为放牧常常要转场,这样的小土屋季节性的被荒废。

额尔齐斯河

这是夫妻树么?根,相触在地下;叶,紧握在云里。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看这有一只呆萌的大熊猫。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在河岸边有很多的蜻蜓,其实也有很多年没见过蜻蜓了。小时候会用一条竹篾圈成椭圆,插进竹杆里。然后再用这根竹竿裹上蛛网就可以挥舞着去捕蜻蜓了。现在没有了竹竿我还是可以捕到蜻蜓。笔芯!!

额尔齐斯河

一副望君归的样子!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水不像伊犁河那么汹涌,它只是很安静的流淌,河水清澈。与伊犁河比起来它更像一个恬静的温婉的女子。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从库车到阿勒泰,我和小魏都尽可能的避开了很成熟的景区。其实我们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自己去探索,去发现。就像美特斯邦威的宣传语,不走寻常路。人的优越感来自于与众不同,而不安感也是来自于此。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傍晚的时候见到一群在额尔齐斯河垂钓的人,很好奇他们的麻袋里到底有多少收获。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夕阳真的很美,美的就像莫奈笔下的那个绚丽的世界。想必上帝在创作这个景色的时候也是患了眼疾,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用色。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临近天黑我们还走在回北屯的路上,路上车来车往。我想他们一定很奇怪,在这个看不到行人的路上,这两个背包的人究竟在做什么。他们是如此忙碌着,这司空见惯的景色,为何让这两个人如此兴奋。

额尔齐斯河
额尔齐斯河

当天夜里我们乘坐K9786次列车去到了奎屯。又转乘第二天早上十点四十的T9503列车回了伊宁。最终我们没有去到富蕴。那个在新中国历史上传奇的三号坑,李娟长久生活的地方。生活总是有那么多突然,那么多的遗憾。

额尔齐斯河

完!

发表评论